艾克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重生之时代宠儿在线阅读 - 第四章 牢狱之灾

第四章 牢狱之灾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刚睡下不久,就听外面一阵的鸡飞狗跳,仿佛有很多人在到处逃窜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本想起来看一看,但想到自己一个良民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,就算来查也不怕,我一不偷二不抢,能奈我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有时候事与愿违,这想法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开门,警察,查暂住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操!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只想骂娘,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,赶紧上前把房门打开,门外瞬间冲进来两个警察把他堵在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看着李浩道:“把你的身份证,暂住证都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赶紧去床头,把裤子里的身份证拿了出来递给了警察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看了看身份证后,又问道:“还有暂住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摸了摸自己的那个四六分的头道:“嗯,刚来,还没有来得及办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听了,转身道:“先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我真的刚来呀,我又没有犯法,你们为什么要抓我,这里是中国,我是中国人,我有身份证,为什么要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警察听了,上去就给了他一耳光道:“你吼什么吼,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终于被这一耳光打醒了,现在可不是二十年后,这时的花城这样的事情随处可见,只得认怂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警察见他有些不老实,把铐子拿出来给李浩上了锁道:“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见李浩走得慢,又给了他一脚,那痛真是刻骨铭心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出门,旁边的叶芳打开了门,见是警察,可能是自己也有些心虚,并没有上前,赶紧把门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派出所里,才发现这里已经关了不下百人,大部分都跟他一样没有暂住证,当然有少部分人却是钻巷子嫖娼被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看了看前面排了老长的队伍正在登记,心中一声哀叹:妈的,这么倒霉,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待一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两个小时,终于轮到他了,那警官看着他道:“叫什么名字,哪里人,多少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翻了个白眼道:“李浩,姓别男,四川重庆人,今年十八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在骂道:你手上不是有老子的身份证吗,还问个毛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官见他一脸的不耐烦,没有再理他,登记完后道:“交一百元钱,然后到后面去拍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一百,你们怎么不去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听说要交一百,那真是火冒三丈,现在一个人的工资才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官见他发怒,把手在桌子上一拍道:“你什么态度,这是市里规定的,你不交也可以,去沙头做半个月的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听了,脖子一缩,乖乖的摸了一百元钱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知道的,去沙头做半个月,保证回来还有半条命,而且里面龙蛇混杂,保不齐会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后面,一个女警官正拿着相机一个一个的拍照,见他过来了,对他道:“站到墙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只得走到靠墙的一边站直,咔的一声后,总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他就可以走了,谁知道一拍完照,马上就有两个警察上来,把他押着走进了一间小黑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进去,却见里面已经有了不下二三十人,这么一个面积不到二十个平方的小黑屋,又是这样的大夏天,可想而知,里面的环境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觉得一股汗味,脚臭味(好多人穿拖鞋)以及烟味传来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走进去,旁边一个胖子就放了一个响亮的屁,一时间骂声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子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靠在墙边,李浩赶紧离他远点找了个角落靠在有些凉意的墙壁上,人倒是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青年拍了拍他道:“兄弟,哪里人呀,怎么进来的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摇了摇头道:“我四川人,没办暂住证,大哥,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青年听了,惊喜的笑道:“哎呀,我们是老乡呀,我叫向波,也是四川人,你四川哪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我也是重庆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见他如此大惊小怪的,问道:“你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波听了,有些尴尬的道:“老子前几天才刚来,晚上没得地方住,正好有个小姐来拉我,我就顺势从了,谁知道还要钱,老子哪里来的钱呀,这小姐就报了警,你说老子冤不冤,又不是老子找的她,是她拉的我吗,我还给钱做莫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听了他这新奇的理由,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,这也太奇葩了,没钱还去嫖,牛B,心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向他做了个大大的大拇指道:“牛B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波自以为很威风的道:“不是吹牛,老子不管到哪里,都有一票女人要跟老子,今天是老子倒霉,兄弟,哪天等老子出去了,老子带你去玩最靓的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见他吹牛吹得这么响,也是没得谁了,他难道不知道像他这样的,要被抓去沙头搞两个月才能出来,算了,还是告诉他一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波哥,你晓不晓得,你要被带到哪里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波一点都不在意道:“还能带到哪里去,顶多关我个把星期,还不是得把我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听了,摇了摇头道:“波哥,我听说,像你们这样的,要被送到沙头去伐木两个月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头,沙头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远倒也不远,离这里也就五六十里路,不过我听说去那里回来的人,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,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向波再也吹不起来牛了,双手抓着李浩的手臂道:“兄弟,真的呀,那你可要帮帮哥们儿呀,我们可是老乡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旁边一个人见他如此的害怕,笑着道:“想不去也行呀,交五百块钱的罚款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一听五百,心道:这个忙老子可帮不了,老子现在都是自身难保,哪里还有钱给他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向波听了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看着李浩道:“兄弟,借哥们儿五百块,哥们儿出去就给你,你难道看哥们儿去死,我们是老乡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是越听越烦燥,只得起来,又换了个位置到另一个角落里挤了挤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想这向波是百折不捞,跟着追了过来,一脸瓜西西的道:“兄弟,你一定要救救我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的警察过来叫道:“哪个是李浩,快点出来,有人来取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虽然听了这话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很高兴,在一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向波见状大叫道:“兄弟,你不能见死不救呀,我们是老乡呀,你出去了快点来救我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警察听了,警棍在门上一敲道:“吼什么吼,给我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波赶紧退了回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