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克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重生之时代宠儿在线阅读 - 第一章 干一场

第一章 干一场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是一片昏暗的地方,一阵由汗味、烟味和脚臭味组成的味道直冲口鼻,让人欲呕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赶紧坐了起来,只听砰的一声轻响,他摸着头顶发出一声轻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起来得太快,没有注意到头顶是床板,因此头正好撞在床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他这一撞,上铺的人翻了个身,扒在床沿往下看着他道:“耗子,你干嘛呀,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见这人是自己曾经的朋友金少平,有些意外,这金少平与自己好像是在花城时认识的吧,不过已经有好多年不曾联系了,他为什么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这金少平为何如此年轻,难道我再做梦不成,李浩赶紧给了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脆利的轻响,看得上床的金少平一愣道:“我靠,你什么情况,中邪了,好好的大晚上起来自己打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耳光打得李浩自己头一偏,脑子一阵的晕眩,这么痛,看来不是做梦了,那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子不是在跟朋友们喝酒吗,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少平见李浩不回答自己,反而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,更是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住的这个地方,曾经是一片坟地,现在拆了正准备盖一橦商业楼,经常听到工友们说这里闹鬼,不会是真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少平赶紧跳下床来,一把抓住李浩道:“耗子,你到底怎么了,你不会真中邪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大声的叫道:“喂,兄弟们,快起来,耗子不对劲,可能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工棚里的室友们经他这一喊叫,都醒了过来,每人都看着李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见这状况,终于想到了什么,这不是二十五年前在花城花溪中学的工棚里吗,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想了想,心中一个让他即期待,又有些害怕的想法出现在了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不会重生了吧,难道我在那里已经死了吗?我靠,这也太悲催了,真是生得多余,死得窝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他在那里神神叨叨的,更加确认了金少平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汉子从上铺跳了下来,只见他只穿着一条内裤,他叫林海,是湖南人,经常说自己曾经跟家里的道士学过几天,总认为自己会一些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走到李浩的面前,装模作样的把手指在嘴里咬了一下,其实连皮都没有咬破,就在那里念叨了几句后,在李浩的额头一点道:“急急如律令,妖魔鬼怪给我走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见他把手指点在自己的脑袋上,还在那里念着颈箍咒,一把拍开他的手道:“你神经呀,别闹,正烦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拍倒把其他工友给逗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林海,看来你的法术有用,哈哈哈,都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海老脸一红道:“嘿嘿嘿,那是,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抬头看了看每一张脸,这些曾经都是多熟悉的脸,他都能一一叫出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海,金少平,王金荣,陈启超,龙显云,金波,陈启泰,王邦全,李世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个工棚里,一共住了十个人,除了林海是湖南人,其它跟他一样都是重庆人,哦,不对,现在好像还叫四川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,这是在1994年,这一年他才十八岁,李世明是他亲叔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明虽然是他叔叔,不过其年龄比之李浩也不过只长了四岁而已,其实他们两更像是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家在重庆一个穷困的山区里,连赶个集都要走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改革开放,他们也跟着时代的步伐,开始出来做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父母为了让他出门打工,把家里的大肥猪卖了一头,才够了路费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乡里同他一起出来的一共有三十几人,领头的是李浩的舅舅魏文彬。

        哦,首先声明,让魏文彬带头并不是因为他多么有能力,完全是因为他最先出门,其它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出远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工头是魏文彬的老领导,是湖北武汉人,叫谭明祥为人那是一个精明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魏文彬说,去年的工钱还没有给他结完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们能有什么办法,出门的时候,一共也只带了五百块钱,坐长途车路费就去了近四百,到了这里后,几乎没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的工价,像李浩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小工,一天只有十五块钱,像李浩的叔叔李世明这样的砖工,一天也不过二十块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看着众人,开心的大笑道:“好呀,好,又回来了,你们都在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听得大家背后冷嗖嗖的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说不得这小子真中邪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刚才做了个恶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假装歉意的笑了笑,然后就躺下继续装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他没什么事了,也觉得索然无味,拉了灯继续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才五点多一点,李浩就被李世明给叫了起来道:“耗子,快起来,上工了,上工了,等下迟到了,工头那个谭扒皮要扣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听了,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,随手拿过衣服套在身上,眯着眼睛就跟着他们一起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正是夏天,必须早点起来干活,因为中午的时代那太阳太毒了,根本无法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是跟李世明打下手的,这时候还没有后世那么先进,都机械化,现在很多东西都是人工从楼下挑到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橦十六层的高楼,在这个时代是这花城里为数不多的高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随便吃了两个馒头就开始挑着担子,从一楼往八楼挑水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挑了两挑,李浩就已经累得慌了,他也不明白,他前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得赶紧想办法弄点钱,这样干活得干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挑了两挑后,李浩就坐下休息一下,然后再挑,这看在工头的眼里,肯定是不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谭明祥指着他道:“耗子,你娃儿行不行,不行就别做了,有的是人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现在可不是前世的李浩,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,大怒道:“你个龟儿子,不做就不做,你马上给老子把工资结了,老子还真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谭明祥听了,竟是愣在了那里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李浩从前都是逆来顺受的,今天既然敢顶嘴,顿时让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小杂种,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句?”

        谭明祥指着李浩的鼻子大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也不示弱,冲了两步到了谭明祥的面前道:“老子不干了,你给老子把工钱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的工人也没有什么地位,脾气不好的工头经常打人是时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谭明祥见他如此嚣张,怒由胆边生,手一巴掌就向李浩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!”的一声,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李浩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哪里肯罢休,一把就把谭明祥抱住了,两人瞬间倒在了地上,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它的工友见状,赶紧冲上来把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依然不依不饶,那谭明祥除了第一巴掌占了便宜,后面都没有占到便宜,只因这李浩打起架来,真是无所不用其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抓、挠、咬,能用的武器都用上了,只见那谭明祥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红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小杂种,老子打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龟儿子,你有种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这么多工友把他们分开了,两人依然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明跑到李浩的面前道:“耗子,你是干什么呀,你惹他干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文彬也上前来劝说道:“是呀,浩儿,别乱来,他怎么说也是工头,多少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道:“算了,你们要做你们做,我是不做了,明天我就来找他结帐,要是不结,老子不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从几人的手中挣脱,就走下了楼,回到了宿舍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