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克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凤兆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穆臻家暴
    第四百二十六章穆臻家暴

    “穆家父子是死是活,我并不在意。哪怕他们是你的祖父和父亲。

    他们未善待吾妻一日,我凭什么在意他们的死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他们真的因此出事,你会自责的。我可不想看到以后,你整日愁眉苦脸,以泪洗面,觉得自己欠了穆家。”

    宁子珩郁闷极了。

    越发觉得穆家父子惹人生厌。

    把穆臻赶出家门不说,事到如今,还要连累穆臻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们,他绝对不会让穆臻受这样颠簸之苦的。

    穆臻笑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主动偎过臭着一张脸的宁子珩怀里,然后拉起宁子珩的手臂环上她。

    “九哥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宁子珩依旧冷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刚才说的都对,如果他们出了事,哪怕我已经离开穆家,也会自责的。毕竟,血浓于水。我身上流着穆家的血,对于穆家,便有一分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,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你这么傻的姑娘了。”宁子珩对穆臻的撒娇完全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虽然心疼穆臻,因为更加厌恶穆家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他不能替穆臻做决定。

    他不想穆臻后悔一辈子!

    “哪里傻?这叫有情有义。以后传出去,也算一段佳话。一个被家族赶出门的姑娘。不惜一路跋涉,回来救父……这能编个话本子了。”穆臻故意说的轻松,其实心里一点也不轻松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,不是随便动个小脑筋,耍个小聪明便能解决的了。

    穆臻甚至觉得,这件事是她重生后,最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有种这次的事能平安度过,她的人生,便真的柳暗花明了。

    穆臻把这当成老天对她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好,为夫亲自操刀,给你编本惊天动地的话本子。名字便叫……‘姑娘跋涉千里。救下白眼狼一双’。”

    穆臻:“……”这又忧虑又想笑又发酸的心情,真的是一言难尽啊。

    一路跋涉,宁子珩吩咐就地安营。

    明天上午便能看到云郡了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的安宁了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都累了,可想到明白。这个累,不过是小儿科,累并快乐着。明天,才会迎来真正的考验。

    当晚,穆臻和宁子珩并排睡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穆臻毫无睡意,明明觉得累极了,可就是睡不着,闭上眼睛便会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穆臻知道宁子珩也没睡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着,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又或是该说的已经说完了,没什么需要再对对方说的了。

    许久后,还是宁子珩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阿臻,一直没问过你,你最想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要的,都很平常。你好好的,家人好好的,我们好好的。”三个好好的,便是穆臻所有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看似简单,却是最容易达到,也最难达到的。

    宁子珩涉足官场,官场诧异多变,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被人谋算。

    想要好好的,便要学会官场之道。这点穆臻并不担心宁子珩,这人适应能力极强,早已把官场那套玩了个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穆臻一直觉得,把宁子珩拘在一个小小的宁家,会埋没了他。

    这人,其实十分适合官场。

    宁老夫人也认可她的话。

    与其让宁子珩碌碌无为,一世虚度,倒不如放开他……不让他束手束脚,让他按着自己心意去活。

    果然,宁子珩最终还是选择进入官场。

    宁家也需要一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宁家有财,却无稳妥的靠山,长此以往,难免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。

    有了宁子珩,才能保宁家长盛不衰。

    家人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这其实是最好达到,又是最难达成的一个愿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意外随时会发生。

    就像这次……明明是场无妄之灾。是谁也预料不到的……穆臻和宁子珩都没想到,秦颂舍得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为了一场小小的报复,他竟然不顾京城正是夺位激烈之时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好好的,我们要一起过一辈子呢,还要生两个女儿,两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还要提起这些,穆臻表示现在提生孩子,真的不是跑题吗?

    车厢里太暗里,所以宁子珩看不到穆臻的神情,可虽然看不到,他却能想像的出,此时穆臻一定小脸红红的。眼中波光流转……这种时候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穆臻抱在怀里,然后极尽欺负之能事。

    没法子。

    穆臻这惹人怜的小模样,通常能诱他化身为狼。

    欺负的狠了,穆臻眼角挂着泪,红着小脸,哆嗦着喊他九哥。

    穆臻不知道,她那小模样,让他更想欺负她。

    所以穆臻撒娇的时候,他通常折腾的更狠。

    这点上,他确实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难得宁九公子想到这些,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所以决定还是把两儿两女的详情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然后穆臻终于反应过来。四个孩子,宁子珩压根没满足。

    两女两儿?

    不生够两儿两女,就一直生生生……

    如果生九个女儿,一个儿子,还要继续生第十一个。

    真当她是,猪喽。

    于是,在大战的前一夜,在夜深人静万赖俱寂之时。

    一声痛呼划破天际。

    惊起林间飞鸟,惊得守夜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最终发现,声音是从马车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诸人:“……”此时,似乎只有沉默伴随着暗夜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宁子珩下马车时,腿脚似乎有些不灵便。

    然后他大刺刺的对着给他牵马的护卫说。

    他……昨夜闪了腰。

    闪了腰的宁子珩很快便箭步如飞了。

    穆臻到直到拨营启程,都没有露面。要知道以往少夫人是会下车走上几步的。

    于是,昨夜发生了什么……不言而喻。其实真的冤枉宁子珩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便再不知节制,也不能折腾穆臻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他的心尖,他的宝贝。

    他捧在手心都怕摔的至宝。

    昨夜,解释完两儿两女的延伸含义。

    宁子珩被家暴了。

    穆臻,穆臻……掐他了。而且专挑腰上的软肉,掐得宁子珩简直欲仙欲死,才有了半夜那惊人一叫。

    穆臻很平静,还直接反问他。

    都说宁子珩睚眦必报。

    问他要不要掐回来?宁子珩瞬间缩成了一只鹌鹑。